铿铿锵锵♬

火焰没有影子

艾路亲情向。

路飞视角✓

艾斯死亡前提





艾斯再一次站在了我的身边,烈艳把皮肤晒得通红发烫,我压了压帽子,伸出手想要碰碰艾斯的纹身。


艾斯周围是冰冷的。


好像有什么结界一样,紧贴着艾斯皮肤的一层空气从热度里分离出来,吸取了整个街道里全部的冰冷,轻轻的一层,覆盖在艾斯的身上。隔绝了骄阳带来的热度,也把我和艾斯彻底隔绝起来了。


好奇怪…明明之前艾斯还一点也不介意我碰他的!自从顶上战争他被救下来的那一刻起,好像就反感全世界对他的触摸,就算是我也在处处回避着。


…不,倒不如说,大家都变得很奇怪了起来,好像艾斯犯了什么很大的错一样,大家背地里约定好了一起冷落艾斯。艾斯成了隐隐约约的存在,明明知道是我的兄弟,伙伴们还是把他当成空气一样…可恶!


我感到不解也有些生气,相对的,为了惩罚大家对艾斯的冷漠态度,我也天天尽可能的和艾斯待在一起,每次和伙伴们一起行动的时候,也总是我和艾斯一起冲在最前面,我理所当然地和艾斯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时不时和他一起掰手腕比拼。对于娜美他们的有意无视,意料之中的,我受到娜美的责骂。唯独涉及到艾斯的事我绝不让步,我没有向娜美道歉,而是在她训完之后什么也没说就走掉了。


我当然有感到对伙伴这种莫名其妙态度的愧疚!…但是好像有什么不太一样了,娜美生气地看着我时,她的眼睛里掺杂了别的东西,训斥我的话也说的磕磕跘跘,我听见她的声音逐渐变小,虽然变化不大…但是听多了总会察觉什么嘛!


果然是他们也意识到自己的错了吧!!不该对我的哥哥这么冷漠!可恶,这也太气人了!我握着拳头走回自己的房间,故意重重地踏步让娜美听见,这本来就是他们的问题嘛!!


艾斯站在床边等我,我进入了房门,山治也在我的房间里。


“喔喔山治你怎么在这!刚刚我没吃饱娜美一直在教训我…麻烦等会给我做夜宵吧!我想吃肉!”我走到艾斯旁边坐了下来,艾斯想要打开床头的灯,他向开关伸出手,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看了看我,我伸出手打开了开关,灯光从房间的一角散了开来。


山治随便应了声好,又陆陆续续抱怨着好麻烦啊什么的,我露出牙齿朝他笑了笑,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讲话了,空气一下凝固了起来,尘埃定格在灯光下,我看了看艾斯,我朝他做的近了些,他往远处走了点。


山治拿出打火机,我转头看着他拨开打火机的盖冒擦起火星,火苗从金属口一下窜出来,雀跃在持座上。灯光把山治的影子放大在墙上,打开了帽子的打火机也清晰地投在墙上。那里并没有跳舞的火苗,我看见模糊的人影,那是我。


我没有看见艾斯,或许是他离得太远了。


“说起来…山治,艾斯最近变得好奇怪。”我看了看又离我更远了些的艾斯,他朝我勾起嘴角,“艾斯最近变得好奇怪啊!总是不让我碰他,而且浑身冷的要命!…说起来,艾斯不是吃了烧烧果实吗?他好像也没怎么用了!”


“啪”的一声,山治盖上了火机帽,火苗熄灭在金属容器里,我扭过头看着埋在黑暗阴影里的山治,烧红的烟嘴泛着星星点点的红光。


山治吸了一大口烟,他没有说话。渺白的烟雾从他微微张开的嘴里飘出来,从黑暗越向光明。我看着山治一小半露在灯光下的部分,他很久没有刮胡子了。那些短而硬的胡渣分散在他的嘴边,那显得山治怪怪的,他明明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山治只是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没有接我的话。而我转过头想和艾斯搭话的时候,我没有看到橙色的帽子,周围暖烘烘的,更像是之前的艾斯在的时候,而现在的艾斯消失了。


他总是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现,艾斯果然中了不可思议的魔法吧!!我靠在床边,小声地唱觉得顺口的歌。真难得有这么宁静的时候,我盯着灯光下漂浮的尘埃,我对着它们吹了一口气,一时间所有的尘埃都乱了套,争相逃跑,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它们又慢慢悠悠地漂浮在灯光下了。


真有意思。我撑在床边全神贯注地研究灯光,吹气和尘埃的时候,山治的声音涌入我的耳朵,我微微张了张嘴,猛地站了起来,震惊地看着山治,愤怒丝丝缕缕地溜进我的概念里。



“我们看不见他,路飞。”


我听见他这么说。




什么?




“……开什么玩笑!!喂、山治你这家伙,果然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大家都讨厌艾斯吧!!…混蛋,这种玩笑可一点也不有趣啊!!”我皱紧了眉头朝山治走过去,我的眼睛一定瞪的很大,咧着嘴,我咬紧牙齿站定在山治面前。呛人的烟味被我吸进肺里,我想咳嗽,可我没有。


我和山治就那么站着,我剑拔弩张地对着他,手背上的青筋凸起在外面,空气停止流动,我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还有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脏,“噗通、噗通”的声音一直贯彻了我的脑海,我们就这样僵持着,直到他吸完了那一根烟。


有什么东西从心口流出来了,是粘稠的,复杂的,胶水一样的情感。


我向后退了两步,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浑身的力气在松动的一瞬间就被抽空了,我倒退着,直到小腿碰了了什么,我失力向后倒去,被子包裹了我,我闭上了眼睛。


什么模糊的东西在漆黑中浮浮沉沉地露出来了,可我并不期待它变得清晰。…我甚至惧怕它变得清晰,可它就是一点一点冲进我的意识,它挣脱了我设置的沉重枷锁,它兀地放大在我眼前,火光灼灼,我没有睁开眼,却觉得眼睛该死的痛。


那是我,那是艾斯,还有夹在我和艾斯之间的一个拳头,和艾斯胸口喷涌而出的血。


所有的东西都变得越来越清晰,一直在我脑子里模棱两可的记忆也被一丝不差地捡起来强行塞进了衔接处,一切都能接的上了,身上多出来的绷带,艾斯消失的同伴,还有不见了的艾斯的生命卡。


火车走上轨道,飞驰转动的车轮碾压着苟且偷生的蚂蚁,碾的碎而彻底。


艾斯并没有活下来,他已经死去了很久。


“那不是艾斯…你该醒醒了,路飞。”


山治走出房间,他轻轻带上了门,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渐行渐远,艾斯也被关在了门外,他再也没有进来。


【航海士的私人日记】【娜路娜单向】【娜→路】

#复健产物


6.24     晴

今天也进行了非常棒的冒险~!!乌索普变得越来越可靠了啊哈哈-白痴船长左手的拇指受了伤,那家伙居然一点也不在意地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虽然说他是很强啦可是这样会化脓的吧!!…不过那种怪物体质,晚餐多给他加点肉就好了吧?


今天非常不错喔-!路飞和大家都很开心~不过那个笨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更聪明一点呢?一直要往前冲是没错啦!但是就算是偶尔、也要回头看看吧?



橘色头发的女孩趴在灯光下轻轻笑着。蘸水笔被她轻巧地扔进墨水瓶中,笔杆撞到了玻璃,清清脆脆的一声响,航海士小姐合上了牛皮本,那是她的私人日记,精致的封面上刻着漂亮的图案,“娜美”两个字藏在线条与线条的夹缝里,干净又秀气。


夜晚的凉风从门缝里溜进房间,从女孩光洁的后背上滑过去。娜美扯过身后椅子上搭着的一条毛毯盖在身上,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后又接着打了个哈欠,于是索性趴在书桌上闭上了眼睛。她摸索着熄了灯,把脑袋埋在臂弯里。橘色的长发散落在腰间,丝丝缕缕地掩盖住胳膊下的空隙,月光透过门上的玻璃洒进屋子里,星星点点地铺在地上,隔壁传来船长说梦话的声音,娜美在黑暗里轻轻勾起嘴角,再之后只能听见她匀称的呼吸。



6.25   小雨

伤脑筋…明明前一天还是阳光明媚的,今天就开始下雨了、嘛,该说不愧是伟大航路的天气吗?一直这么下雨的话可就没办法再做点什么事情了啊!雨水极大地阻碍了草帽团的活动范围…不过路飞那家伙根本就没什么区别嘛…!雨下的这么大还跑出去,肯定会感冒的吧这白痴!!


嘛…不管他了,总之下次再来找我理所当然地要零花钱出去玩我可不会再给他了…!!绝对不给!




“请进!”娜美重重地写下几个字后“啪”地合上了封面,她双手抱胸气冲冲地看着面前放置地无辜本子。身后突然传来急躁的敲门声,娜美叹了口气,起身站起来向门走去。


“…我就知道是你这家伙,找我什么事?”女孩拉开门栓向后退了两步,这是明智的。门在门栓被打开的一瞬间就被“嘭”地从外面打开,站在门外的是笑嘻嘻的少年,他把草帽扣在头上,大大咧咧地朝自己的航海士说明了来意。


“哈?!我不是才给过你零花钱吗!怎么这么快就花完了?”橘子小姐向前走了几步对船长生气地喊,她举起拳头在对方的草帽上敲了一个爆栗,“怎么可能会再给你啊!多半又是边走边送莫名其妙都给了别人吧!看到小猫都要给它塞硬币的家伙!!”娜美重重地关上门,气呼呼地转身回到房间,门外的男孩一声一声拖长了嗓音叫着她的名字,听起来好像是他更委屈一样。娜美不为所动地站在书桌边,听着叫自己名字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她坐下来拿起手边的书,可无论如何也没法看进去,心里有什么一直在阻挡自己集中注意力。橙发的女孩握了握拳头,皱着眉小声说了句“可恶”,她猛地拉开抽屉拿出一个荷包,又用力地关上,再起身重重地朝着门口走去。


娜美拉住门把手一下拉开,把手上的荷包甩到门口站着的男孩脸上,又“嘭”地一声关上了门。门外的男孩欢呼着道谢,航海士大声说这是最后一次,也不知道他听见没有。估计是没吧,娜美边说着“可恶可恶”边打开日记本,她把笔蘸上红色的墨水,在刚记的日记下写上大大的“失败”两个字,结尾还画上三个感叹号。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她泄了气一样瘫坐在椅子里,娜美用手捂住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


“…真是拿他没办法。”航海士听见自己这么说。



6.26   阴

到底在想什么啊…我!我可是草帽一伙的航海士!不要每天都瞎想啊真是的…!这种东西果然只是因为那家伙是船长吧!我对他抱有的那种情感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我是他的航海士!!




娜美丢掉笔把自己的头发揉的一团糟。暴力地弄乱自己的头发之后她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四十分钟前,伙伴们举行了宴会,三十五分钟前,路飞用橡胶果实的能力突然跳过来把她缠的透不过气。那时候的橘子小姐慌乱地扯开自己身上缠了一道道的橡胶,她没有正视路飞的眼睛,她把缠在胸口的橡胶手臂拉开一段她能控制的最长的距离。她惊慌失措地掩盖自己显露在外的情绪,她下意识地让对方远离自己的胸腔。


她害怕路飞听见那里传来巨大的“咚咚”的声音。


三十分钟前,她终于脱离了路飞,她低着头大口喘着气让自己从兵荒马乱里脱离。二十分钟前,她抬起被掩盖好情绪的脸,她挥起拳头狠狠地揍了船长一顿。十五分钟前,她听见自己朝着路飞大喊着什么,她只是下意识地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路飞那家伙听了之后脸上立刻没了笑容,叮叮当当的声音也停了下来,空气里只回荡着弗兰奇制造的音响里发出的派对歌。十分钟之前,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乔巴小声地叫了声“娜美”,声音里有着难得的不解和难以置信。五分钟之前,路飞终于张开了嘴,有些沙哑的声音透过空气的延迟传入娜美的耳朵,娜美整个人都是当机状态,终于回过神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也只来得及喊了声“路飞”,那家伙便头也不回地走掉了。伙伴们的视线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来回转了转,乌索普乔巴和弗兰奇跑去追走掉的路飞,索隆冷笑了声转身走回他的房间,山治看了看愣在原地的女孩张了张嘴又最终什么也没说,他重新点了根烟去收拾冷掉的食物。布鲁克支支吾吾地跑去了甲板,刚刚还很热闹的地方一下子只剩下有些落魄的娜美和正朝她走来的罗宾。


娜美全身的力气随着海风一点点被抽走,她屈着膝盖无力地坐在地板上。黑发的女人蹲坐在她旁边,罗宾看着娜美把脸埋进膝盖里,暖洋洋的灯光照在女孩橘色的长发上,它们一下子褪去了昔日里所有闪亮的色彩,只是随着小幅度抽动的肩膀一点点从后背滑落。罗宾张开手臂环住娜美的肩膀,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她等待着娜美。


“为什么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太累人了。”委屈的哭腔从航海士的胳膊下面闷闷地冒出来,“太累人了,喜欢路飞那种白痴,笨蛋,太累人了,他什么都听不懂!”


“那种给一块肉就能骗走的家伙,我真想把他脑袋撬开看看那里的神经究竟粗到了什么程度,可恶、啊,真是的,这种家伙!!”


“…就算在他最清醒的时候和他接吻,他也只会一脸白痴地问“娜美刚刚为什么要咬我啊?”这种问题吧。”


“可恶,太累人了,喜欢这种彻头彻尾的,彻头彻尾的白痴!!”


航海士小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朝着历史学家牵强地咧了咧嘴,扯出一个气势汹汹的笑就大步走回到房间用力地甩上门。她用水冲洗了一把自己的脸,对着镜子做了几次深呼吸。“…等会去给那个白痴道歉好了。”她拉开椅子,坐上之后把牛皮本翻到最新的一页,还没有完全干透的墨迹稀稀落落地在前一页留下印记,娜美在空白处写下今日里最后的心情感慨,她的睫毛上还粘着没擦干净的泪珠,它们倔强地停留在上面,映衬着航海士最后的脆弱。



6.26     续:

没错!我是草帽一伙的航海士!我是路飞那家伙的伙伴!…所以独自承受这份感情的重担是理所应当的吧!毕竟谁让我喜欢他!真是的!



跟风。

实在太合适了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xx

克尔拉对不起呼呼呼